[植物觀察]

在明鄭時期的鶯歌因廣布樹林而山嵐瀰漫,墾荒的移民由淡水河溯溪而上來到鶯歌時,於是有「鄭成功率軍擊敗荷蘭人後,行經該處被瘴氣所阻,士兵也遭鶯歌石吐霧所吞食,於是命兵士開砲打斷鶯歌石的頸部,瘴氣才逐漸地散去」的傳說。

相傳到了清康熙23年移民先驅者─來自大陸廣東客家人呂阿南、呂阿四入墾,從平埔族龜崙社山胞手中購得現今建德里山區,再陸續招其他墾戶前往,早期客家人來此開墾,以種茶為生,當時的山林茶樹滿山野,故今日鶯歌的茶山便是因此得名的。

直到了日據時代因戰爭需要,於昭和 15年(1940)鶯歌的煤礦「共榮炭礦」開始在鶯歌的山區開採,原本種茶的山區,在此時也陸續改種起可供早期燒窯所需的薪炭材及礦坑支撐木的相思樹。因此,今日茶山已不見往日滿山茶樹的景象,只剩大湖地區的山區存有少量製茶籽油的茶園。

在產煤沒落後,山林逐漸荒野化,各式各樣的野生樹種─樟樹、楠、山紅柿九芎烏臼....等植物,也就逐漸在鶯歌各處山林滋生,鶯歌的山林呈現的是多樣而豐富的新氣象。區內有多條自然步道,由於生態完整,沿途林相豐富,稜果榕香楠紅楠油桐白匏子相思樹鵝掌柴…等,枝椏交錯,青翠山色更顯嫩綠欲滴,悠遊在這般清幽靜謐的林蔭山徑,享受芬多精森林浴,身心為之怡然閒適。

本區植物的組成,以桑科(如:榕樹)和樟科(如:紅楠香楠)植物為主,森林底層則有許多耐陰嗜濕的蕨類、苔蘚植物生長。原始植被代表植物有構樹香楠茄苳小葉桑,並未因海拔低、開發早及人類活動較頻繁而大量減少,次生林的植物如:白匏子血桐山黃麻鵝掌柴…等,與人工林植物如:相思樹油桐…等,因已不再具經濟價值而任其生長而形成雜生林。而綠竹麻竹因可食用,各地尚有農民小規模的種植而成純竹林。

只分布在台灣中、北部低海拔沼澤或水池中,因為人為的開發與建設現在已瀕臨絕種的臺灣萍蓬草,屬睡蓮科多年生草本植物,是台灣特有的浮葉性水生植物。全世界約20種的萍蓬草類,它是唯一有紅色雌蕊的萍蓬草,在碧龍宮旁的生態池已復育成功。

而在每年四、五月全台各地的桐花祭熱鬧登場時,若想單獨與小白花對話,那就別捨近求遠,往鶯歌的山林步道,就有多段安靜的桐花步道。油桐盛開的時候,滿地白花似雪讓人不忍踩下;微風中,點點白花輕輕飄落,有如置身於北國之中呢!油桐花徑

觀賞完雪白的桐花季,接著登場的是六月壯觀的金黃相思花海。相思樹在傳統上除了用來作為薪炭材之外,也做為採煤坑道的支柱;據說當坑道快崩塌時,相思樹幹承受壓力斷裂前會發出「霹哩啪啦」的聲響,警告礦工趕緊逃命。如今雖然木炭和煤礦都不是主要的燃料了,但相思樹根系發達,又可與根瘤菌共生固氮,兼具水土保持與改良土壤的功效,為國土保育上的重要造林樹種。

每逢十一月秋冬之際,自大湖往龜山銘傳大學、山仔頂山連稜沿線兩側山坡遠望,整片山頭盡是銀白色花,芒海隨風舞動,在不下雪的臺灣呈現美麗的北國風情,似雪花又似毛毯覆蓋在山頭,傍晚夕陽餘暉照映在芒花上,真是美不勝收!
芒花小徑

附加檔案大小
油桐花徑.jpg247.77 KB
芒花小徑.jpg199.2 KB